栏目头部广告

盛图官网首页 百奥泰的背水一战:唯一品种上市碰上竞争对手降价83%

王廷(化名)只能躺在床上,接近1.8米的大个头弓着背,把腿蜷缩起来,像一只睡着的刺猬。他知道这个姿势很别扭,但至少可以缓解腰部小针扎一样的疼痛。这是很多强直性脊柱炎(AS)患者的常态。

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通过医保报销,王廷每天都会关注AS常用药阿达木单抗的价格情况,找优惠的地方买药。但王廷已比很多病友要幸运——2019年以前,国内还没有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上市,那时候王廷的病友因无力承担原研药修美乐每年20万元以上的购买费用,只能使用价格较低的激素类药物来控制病情。

而王廷确诊时,修美乐已经降价并纳入医保,国内的生物类似药也陆续获批。

修美乐主动降价后,以1290元/支的价格进入国家医保报销目录。阿达木仿制药的定价,也多在一千元出头。对于患者来说,用得起更多好药、新药是重大利好。但对创新驱动型药企,特别是百奥泰这种只有单一品种(格乐立)上市的企业来说,如何在收益和公益两端平衡是个棘手的问题。

股东担心格乐立打不赢降价的原研药和后来的追赶者,3月26日的股东大会上,他们建议百奥泰打开销售思路。但董事长依然踌躇满志,称格乐立销售达到预期,“价格下降不是大问题”、“还有降价空间”。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但再降价,恐怕研发投入都难以收回——《盛图注册》记者发现,一方面现在格乐立与原研药的月治疗费用相差不到300元,优势甚微。另一方面,生物类似药可能纳入集采的呼声不断传出,如果按照此前集采平均降价60%的水平,阿达木单抗的价格还将再度“腰斩”。重压之下,格乐立的利润水平或将难以保证。

还未有其他产品上市,依赖格乐立为单一收入来源的百奥泰,能顺利渡过难关吗?

格乐立获批,却没算准“药王”主动降价83%

AS属于慢性疾病,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王廷加入了一些患者群,才发现中国AS群体之大——有人二十岁出头,刚参加工作就确诊,不得不休养在家专心养病;有人已经确诊十年,从口服药到注射液尝试了个遍,最高峰时每月打针要花去六七千元;还有人夜里疼得“翻身都要拽着床”,白天还要坚持练瑜伽活动身体。

医生告诉王廷,AS最严重的情况是抬不起头、看不见天,会变成“折叠人”。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王廷还把“折叠人”李华的故事翻来覆去读了很多遍,对其中一段文字印象深刻——“当180度弯曲腰背,看向四方时,头部眩晕,颈部腰部酸痛随之而来。28年被弯曲的脊柱,被折叠的躯干,李华的腰从未直起来过,甚至没见到天空的太阳”。

在欧美国家,“药王”修美乐作为一线生物药已使用多年,2018年全球销售额约200亿美元,但其当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仅为533万美元,约占全球市场的0.02%。

之所以出现这种反差,与修美乐的定价有关。按照常规用法每月2支计算,修美乐在中盛图平台国的每个月用药费用超过1.5万元,在大多数城市未纳入医保的情况下,普通家庭条件的患者难以承受。IBC biosimilar Asia上Kantar health公司的一项调查数据也显示,2018年,中国类风湿疾病治疗中阿达木单抗的使用率不到3%。

在制药行业,生物药利润远高于化药,而修美乐在2019年专利到期,空白的市场机会让超过20家药企蠢蠢欲动。百奥泰就是其中跑得最快的一家,百奥泰创始人、总经理李胜峰曾谈起过开发格乐立的初衷,他觉得,百奥泰有能力把阿达木单抗的价格降到让90%的病人用得起。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2019~2023年在,中国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市场规模将以291.4%的年复合增长率迅速增长,到2030年,这一市场规模可达115亿元。

2019年10月,格乐立获批上市,成为阿达木单抗的国内首个生物类似药。虽然格乐立不是百奥泰第一个研发的项目,却是公司成立10多年来第一个成功推向上市的品种。

按照过往经验,首仿的国产药品在原研药跟前有价格优势,通常会降价30%~40%,又能比后续获批的其他产品更早进入市场盛图在线官网。尽管修美乐当时已把促销价格降到3500元/支,但百奥泰董事长易贤忠在2019年11月12日对媒体表示,格乐立的价格将远低于进口药,以让更多患者受益,“如果把价格大幅降低,比如降到2000块以下,就能让更多的患者能够用得起”。

百奥泰还没捂热国内首个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注册批文,一向保守的修美乐生产企业艾伯维却主动出击了。

2019年11月中旬,2019年医保目录谈判举行,修美乐最终降价83%,以1290元/支的价格进入国家医保报销目录。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年治疗费用缩水近90% 董事长:价格下降不是个很大问题

百奥泰还没有公布格乐立的定价,在医保谈判结束半个月后,格乐立又失去先发优势。2019年12月10日,海正药业的安健宁获批上市,这是第二个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

2020年1月,格乐立的定价姗姗来迟,为1160元/支。对于百奥泰,此刻已经是背水一战。

截至目前,原研药修美乐与四款生物类似药格乐立、安健宁、苏立信和汉达远均被纳入医保报销范畴。除修美乐为1290元/支外,四款生物类似药的定价均为1150/支(百奥泰去年调价后变为1150元)。

由此以来,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的年治疗费用从原来的20万元降到了3万元以内。如果有医保报销,患者自付的费用降到了1万元左右。原来的“卡位战”瞬间变为“价格战”。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询问,格乐立有何竞争优势。百奥泰董秘回复称,格乐立比修美乐价格低10%。

但在临床医生和患者看来,10%的价差几乎谈不上价格优势。国内某三甲医院风湿内科医生刘晴(化名)对记者解释道,临床医生会根据患者的个体情况来判断是否需要使用生物制剂,如果是考虑用阿达木单抗,医院可以开什么品种就会用哪种。但如果是去院外购买,患者在价格差异不大的情况下还是选原研药的多。而修美乐在降价和按照医保最高比例报销后,患者每月自费部分不到1000元。

不过刘晴也表示,这是其个人的习惯,不代表所有医生,医保政策也因各地不同而有所区别,每家医院进什么品种的阿达木单抗,临床医生并不能完全做决定。

投资机构也对这个价格“不感冒”。深圳森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何山对《盛图注册》记者表示,新药审批加快后,药企原来强调的先发优势变得不明显,特别是生物类似药的赛道太拥挤了,随着竞争逐渐激烈,高价往往行不通,而且根据医保政策要求,纳入医保直采的话更要大幅降价。

但在易贤忠眼里,价格下降不是一个大的问题。他在今年3月26日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回应,格乐立已经拿到六七个适应症,保守估计患者人群在2000万人以上。阿达木虽然陆续进入医保,但还是有个过程。他还表示,刚开始因为很多三四线城市的市级、县级医院没有风湿免疫科,所以格乐立的主要市场集中在头部医院,随着药物价格下降和地市级、县级医院风湿免疫科的普及,药物也会下沉到三四级市场。

定价无明显差异的背景下,市场的关注重点变成了企业的商业化能力。《盛图注册》记者研究发现,无论是海正药业还是信达生物、复宏汉霖,都有上千名销售,但百奥泰销售人员不到300名。

图片来源:百奥泰2020年年报截图

于是,在26日的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建议公司可以和当地医疗公司合作。

“到目前为止,除西藏之外,基本覆盖了全国。我们现在在主要城市基本还可以,都进入了,现在发展的势头还是比较好。”易贤忠指出,所有人都想做这种代理模式,轻松且有好的效果。但目前情况行不通,主要原因是两票制等政策发展有很大变化,另外找代理商推广,不容易监管费用,公司要规范运作、要可控,所以不能去做这个事情。

另外,药品进入医院还需要通过药事会审批,但医院通常一两年才召开药事会,此前已有很多药企公开表示创新药入院难。

在医保报销的前提下,院外市场更加锱铢必较,微弱的价格差使得企业纷纷推出赠药政策,阿达木单抗市场的厮杀愈加惨烈,厂家纷纷以“买四赠二”、“买四赠四”来拼市场。

王廷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厂家为了争夺市场展开的“贴身肉搏”。他所在的400人大群里,有人患病10年、20年以上,在修美乐降价和仿制药上市前,费用高昂的生物制剂让他们遥不可及。

然而当最近群里有人感叹,“阿达木单抗注射剂的费用还是太贵了”时,马上就有“资深”患者表示:“现在还贵,你是没经历过每个月花六七千打针的时候。”

患者们期盼着更多国产仿制药获批上市,因为只有这样,厂家的促销政策才会越来越盛图平台开户多,药价才会越来越低。

“现在在药店或者找药代拿药,一般都有赠药,除了汉达远是899元/支、买三送一外,格乐立、安健宁都是1150/支、买四送二。”王廷算了一笔账,按照一个月两支的注射量,格乐立一个月的开销大约在1500元,修美乐的费用则在一个月1720元左右。此外,信达生物此前也公布过买四赠二、低保患者可免费使用6支苏立信的赠药政策。

刘晴的医院只有修美乐一款阿达木单抗,所以只要能开处方,他都会让合适的患者使用修美乐。刘晴说,院外市场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厂家也有不同的赠药方案,他担心患者联想,所以也不会建议用哪一家。医院是否有药、药品价格、程序复杂与否、药品是否原研共同构成了医生的选择因素。

生产成本82元/支,销售费用率超50%

对于患者而言,更多国产仿制药上市是一件好事。但百奥泰目前只有格乐立一个品种上市,强敌环伺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2020年年报显示,格乐立全年实现销售收入1.84亿元,生产24.27万支,销售20.90万支,是百奥泰的收入支柱。

格乐立的毛利率高达89.11%,平均每支成本价约82.06元(此处简单以营业成本/生产量计算)。但同期百奥泰的销售费用猛增,截至年底有255名销售人员,销售费用达到1.08亿元,同比增长598.52%,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达到58.4%,应付职工薪酬为3315.7万元,同比增长43.56%。百奥泰解释称,该项费用增长主要是本年扩建销售团队,销售人员增加所致。

图片来源:百奥泰2020年年报截图

《盛图注册》记者据此推算,百奥泰格乐立的销售费用率超过50%。前述投资者表示,创新药基本是准入驱动与学术驱动,前期要承担巨大的市场投入成本和教育成本,还要忍受准入与放量爬坡的缓慢。其他几个药企已经有自己的营销团队,但百奥泰此前的营销人员和经验都是空白,前期会比较难。

一位曾经关注过百奥泰的投资人则坦言,格乐立刚开始,压力比较大,还没利润。

阿达木单抗的研发赛道则更加拥挤。丁香园Insight数据库显示,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在研企业数量还有超20家。君实生物、正大天晴的阿达木生物类似物在上市审批阶段,通化东宝、神州生物、华兰生物和山东丹红的盛图在线开户阿达木单抗类似物处于临床三期。

另外,由于部分适应症重合,格乐立还面临与已经上市的同类TNF-α靶向药的竞争。《盛图注册》记者注意到,这些竞争对手同样打起了价格战。2020年10月份,三生国健宣布益赛降价幅最高超过50%。结合公益赠药措施,益赛普月治疗费用将降至2000元以内。

基于阿达木单抗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东方财富证券预测,格乐立在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物市场所占份额将逐步降低到20%,预计到2029年格乐立的销售额将达到22.8亿元。

另外,生物类似药可能会纳入集采也是悬在百奥泰头顶的又一把剑,随着带量采购的推进,阿达木单抗的售价和利润水平或将被进一步压缩。

对此,易贤忠在股东大会上称,格乐立的生产成本不高,还有降价空间,只要市场能够广泛地使用推广,这个药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前景。他还表示,对降价有充分的准备,“因为国家有可能会开始集采,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下降,我们觉得都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至少,易贤忠对去年格乐立的销售成绩还算满意。他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格乐立上市首年取得1.8亿元的销售收入,“作为我们第一个产品上市,而且刚刚组建的销售队伍,能够和我们的竞争对手打成平手,我觉得还是达到了预期。”

眼下,百奥泰已经连续亏损5年,累计亏损超过15亿元,还没上市就遭遇市场环境大变的格乐立,真能成为百奥泰渡劫的帮手吗?《盛图注册》记者将持续关注。


新闻链接

聚焦百奥泰年度股东大会之一:

董事长年度股东大会表态不增持,寄望赴港“补血” 百奥泰研发窟窿如何填?

 

标签: [db:TAG]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底部广告